4480yy私人影院

最新資訊   New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機器換人故事:車間裏來了“新同事”

2017/4/21 11:43:56

  陽春時節的青島,一汽解放青島汽車有限公司生産車間裏,一片繁忙景象。

在這家主要生産輕、中、重型卡車的汽車制造廠,4000多名産業工人與200多台工業已然成了親密“同事”。在沖壓、焊裝、塗裝等車間,這些“新同事”忙碌的身影隨處可見。

近年来,一场“机器换人”的热潮在青岛悄然掀起。一台台工业機器人正走进车间,替代一线工人完成危险、复杂以及繁重的工作。

機器人“同事”的到来,让工人和企业经历着怎样的改变?一线产业工人又面临着怎样的发展机遇?

車間裏來了“新同事”

挥舞焊枪,自动将一块块顶盖、地板、车门等零部件“拼成”驾驶室雏形,焊接、涂装、检测、搬运等工序一气呵成。在焊装车间,130多台工业機器人正在3条焊装线上干得“热火朝天”。

blob.png

JH6焊装线班长告诉记者,目前,该条焊装线上的機器人多达88台,地板线和主焊线焊点率已达100%。而在这条国内领先的焊装线上,80多名工人每天分成两班,主要完成機器人“同事”不方便干的“小活儿”。

焊接好的驾驶室通过空中桁架自动转至涂装车间,紧接着,就到了涂装機器人“大显身手”的时候。这些機器人会按照预先设定的程序给驾驶室进行喷漆。相比于焊装车间,涂装车间里几乎看不到工人。

最後,噴漆過的駕駛室被送進總裝車間,經過裝配、噴淋等工序,與車架、發動機、輪胎等零部件組裝在一起,一輛“青島造”汽車就新鮮出爐了。據介紹,在這裏,平均每隔4分30秒,就有兩輛汽車下線。

而在距離一汽汽車廠30公裏外的青島森麒麟輪胎股份有限公司,這家全國首家輪胎智慧工厂里的场景更令人震撼:2万多平方米的生产车间内,10余台无人叉车来回穿梭,忙着准备生产原料、转运半成品和成品,数十台機器人在空中桁架上奔走,自动将生产原料送到各个工位,原材料、密炼、成型、硫化、检测、入库,流程基本实现了自動化、智能化生产。

在這個年産500萬條輪胎的裏,僅有212名工人,其中硫化車間共有72台硫化機、兩名工人。

人的作用無可替代

事實上,像一汽解放青島汽車、森麒麟輪胎這樣大量采購工業進行智能化生産的企業正越來越多。

青岛在今年初专门设立了鼓励企业“机器换人”的补助政策,对购买使用工业機器人产品的企业,按设备购置款的10%给予最高不超过200万元的补助;在危险程度高的化工、民爆等行业,推广应用安防、排爆、巡检、救援等特种機器人的,单个企业最高补助不超过500万元。

機器人“走红”的态势通过销售市场可以窥见一斑。

“今年以來,公司僅就賣了30多台,成套系统也已签订了上千万元的订单。”青岛高新区一家本土機器人系统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

“现在,工业機器人已成为许多制造企业的‘刚需’产品。”青岛力鼎自動化设备公司总工程师付焕清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假设一名工人每年的人力成本支出是8万元,100名工人一年的人工成本就是800万元,如果使用自動化生产线,完成同等任务量只需要30人左右,这相当于一年省下500多万元的人力成本。

那麽,“機器換人”的推廣,是否意味著大批一線工人會“丟飯碗”呢?

青岛市经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张炳君表示,“机器换人”对一些简单的、重复性的劳动岗位确实会有一些冲击,一定程度上确实会减少企业对低技能劳动者的需求,但与此同时,也会产生比如機器人维护管理等对技术要求更高的新岗位。一汽解放青岛汽车有限公司技术部副部长曹海鹏也认为,即使工业機器人大规模应用,人的作用仍旧无可替代。无论是在自動化生产的两头,还是对整个生产过程的控制,目前还是需要由人来完成。

“制造企業生産智能化,一些勞動強度高、有毒有害比較危險的崗位環節被機器替代是大勢所趨。與之相伴的是對上崗操作技能水平提出了新要求。”張炳君表示。

一線工人轉“危”爲“機”

“新工廠需要工人對智能裝備進行日常維護和組裝。”小匡是青島市某著名家電企業的一名普工,他告訴記者,自己所在的企業要設立全球制冷家電領域第一個智能互聯工廠,爲適應公司用工新需求。除了公司組織的培訓,有些工友還自己報了機械類的技術人員職業技能培訓班。

小匡的說法得到了培訓機構的佐證。

一家北京网络教育培训机构青岛片区的杜姓负责人向记者透露,近两年,技术工人咨询网络学习的比例持续增高。“他们求学的理由很简单,一是提高学历,二是学习新技能为转型做准备。根据我们的统计,工科类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的机械制造及自動化、机电一体化技术目前最受技工青睐。”

山東青島即墨市某電子企業的人力資源經理告訴記者,制造業升級轉型趨勢不僅讓企業對技工的需求量大幅增加,也給不少在職普工帶來了危機感。據他了解,不少企業的普工開始報班考證、自學技術,學成之後主動提出申請調換到薪資待遇更優的技術崗位。

记者登录一家人才网站搜索“機器人工程师”职位,发现岗位需求超过6000个。而機器人软件工程师、機器人应用工程师等技术操作工的月薪待遇普遍在8000元以上。

“企業‘機器換人’後,能操作機器設備及管理生産線的技工和技術人員,會變成企業的‘關鍵性人才’。如果缺乏能提供日常維護的技工,企業即使擁有智能化機器,也不能實現智能化生産。”在張炳君看來,“機器換人”不是簡單把人替換掉,而是通過智能設備和信息系統實現人機協作,進而提高生産效率。在這個過程中要將技術改造和産業工人技工化同步推進。

“這種升級在倒逼一線産業工人的同時也是發展機遇。是人才需求從以前的單純獲取人口紅利向技能性人才紅利方向的轉變。”張炳君說。


  • 上一頁:沒有了
  • 下一頁:沒有了